为了纪念溜哒

 

 

之前写的一篇关于溜哒的文章丢失了,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仿佛对于溜哒曾经的存在有些不尊重。所以写下这篇日志纪念我的宠物—一只特别可爱的仓鼠溜哒。

 

 

溜哒是一只全白色的小型仓鼠,有些地方管这类生命体叫“趴趴鼠”。2011年冬天,我和当时还是男友的老公起了大早,带上宠物篮从浦东一路坐车到宝山一个专门饲养仓鼠的爱好者家领养了溜哒。当主人揭开窝盖的一刹那许多只有小笼满头大的仓鼠们哗啦一下四散开纷纷躲进自己的窝里,只有一只浑身雪白、胖乎乎的“小笼馒头”只在乎眼前食盆里的美味,对于“庞然大物”的我和我男友全然不顾。“就它了”,我指了指这只小吃货。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就这么愉快地结了缘。

 

 

溜哒是一只特别有个性的雄性仓鼠。它从来都不屈服在我的魔掌下。不论我怎么“勾引”它都始终“眼里只有吃”。每每抱起吃的以后会立即猛咬我一口再以飞一般的速度迅速回巢。一开始我有些伤心因为我本是期待着和它亲密地互动。为此我每天坚持不懈饲养它。给它吃最好地,给它住最好地。我可以纹丝不动目不转睛地坐在它的笼子前观察它好几个小时可是它似乎一点都不领情。渐渐我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也许对待它最好的方式是让它以最“原生态”的方式生存。我不再试图去打扰他强迫他要与我互动。我会静静透过相机的镜头在它笼子外面观察它,好像不容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镜头那样地观察它。他似乎也开始习惯我的存在,当我来到它的笼子外的时候它再也没有向刚开始那样立刻跑回窝里。这样的小细节让我颇感欣慰。

 

 

13年的秋天我的溜哒已经步入了它“老年阶段”。它已不如前几年那样上蹿下跳,不论是玩跑轮还是吃饲料它的动作都明显吃力了许多。这段时间我因为要忙于筹备婚礼对它也疏于照顾,有好几次我看到它喘着气缩在跑轮上面我也没有深究其原因。13年的年底我搬到了我自己的爱巢,因为各种客观因素的限制我没能带上溜哒和我一起。我将它托付给了我的父母。但是没过多久,溜达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愿意去相信它的离去是寿终正寝。希望事实真的如此吧。

 

 

面对它的离去全家人都特别伤心难过。曾经我们大家都因为它的加入而感到兴喜。我们曾经一起讨论过它的各种新奇的行为特点,我们一起以各自的随意揣测去解读它的内心世界。溜哒的存在切实给我们全家人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欢声笑语。也许在我们心中它早已经是家庭的一员,有着属于它自己的位置。

我们把它埋在了一个安静的位置,周围有美丽的花朵。希望它在极乐世界能够依旧过着无忧无虑“眼里只有吃”的日子。

3 Comments

Join the discussion and tell us your opinion.

cffbbreply
2014 年 6 月 24 日 at 下午 6:17

我也时常怀念“小溜哒”曾经带给我们全家的快乐,所以世间万物皆有情啊!

inkreply
2014 年 6 月 14 日 at 下午 10:22

看了之后才专门去查了下,原来仓鼠的寿命这么短……我还以为是至少是5、6年的那种

Zhang, Eheinreply
2014 年 6 月 15 日 at 下午 9:32
– In reply to: ink

买的时候原主人还说3-5年铁定没问题。结果…也许是我没有照顾好它。

Leave a reply